同志问答

主持人:Damien Lu (星星) 博士

爱,真的无关性别么?

“我爱你,无关性别,只是因为这个人刚好是你。”这句话,我相信很多人都看过、转发过。我相信转发的人,本意是宣传所有的爱情都应该得到尊重这一理念,但这句话实在经不起分析,不仅逻辑错误,理念也有很严重的问题。

全世界的性少数群体平权,都是从呼吁社会正视多元的性别认同和性倾向存在开始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提高社会能见度。历史上一些国家,有过很多同性倾向和跨性别活动家,为此冒着极大的风险,向社会公开自己的身份,有的甚至为此献出了生命。正是在这些先辈的努力所建立的基础上,我们进一步要求社会对于性少数群体的爱情尊重、平等对待。

从反面来讲,各国反对乃至仇视性少数群体的保守、恐同势力(这些势力反对所有性少数群体,为行文方便,暂将他们统称为“恐同”)所采取的策略,也是故意抹杀性少数群体的存在,声称同性倾向是一种“生活方式选择”,现在的中国,就颇有人在这样大肆宣传。在一些西方国家,由于社会和科学研究的进步,最近宣扬同性倾向是“生活方式选择”已经不太有意义,于是恐同势力的目标,转向性别认同。最近美国、欧洲都有保守势力推出法案宣称跨性别是“生活方式选择”。所以,从逻辑角度,性少数群体应该明白,我们的诉求不是“无关性别”,而是与性别关系很大!

如果我们的爱情无关性别,还会有那么多同性倾向者春节怵头回家见父母么?如果无关性别,那我们呼吁同性婚姻岂不很莫名其妙?对于跨性别群体来讲,如果爱情无关于性别,那整个群体的诉求就是师出无名。

从性少数群体的实际生活角度,性别显然很重要。可能会有朋友提到双性倾向和泛性群体,实际上双性倾向群体并不是无视性别,只是可以从两性之一任何一个获得感情和性上的满足。泛性群体对于两性无取舍,但并不是麻木到不能意识到性别的存在。何况性少数群体还包括性别中性、性别不确定以及间性人群,而这些群体的诉求,都聚焦在性别之上。

所以,我们希望见到的,是任何性别认同、性倾向都应该被尊重而不被歧视,而不是抹杀性别的意义,那样只会助长保守、恐同势力。

从理念角度,“我爱你,无关性别,只是因为这个人刚好是你。”这句话也有很多问题。首先,这就像曾经有很多人(现在其实也还有)的想法一样,觉得只要同性恋都装得像直人一样,就能得到社会接纳,虽然这样的接纳,毫无意义。所以所谓“我爱你,无关性别”实际上反映了一种深度的、内在的对自己的不接受,也叫做“自我恐同”,是一种自我抹杀。我们想看到的,是任何性少数群体的成员,比如一位女同,可以大声地呼喊:“我是女同,我有权喜欢和我性别一样的人!”

而另一些人却只能说出:“只是因为这个人刚好是你”,把自己的爱情描述成意外,像一起交通事故一样。缺乏底气,卑微的存在能给我们带来社会尊重么?一个人如果不能尊重自己的爱情,又有什么权力要求获得别人的尊重?

所以,呼吁大家不要再去转述这样的话了,Love is love (爱就是爱),呼吁的是对于所有爱情一视同仁,不是忽略爱的多元,包括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