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问答

主持人:Damien Lu (星星) 博士

星星,你好!我想问的问题 ...

阳光 (先生) :

星星,你好!我想问的问题是:我和我的朋友相处已半年,彼此很合得来,尽管经常相聚,但性生活很少,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包皮过长,一次我们做爱我看到他的包皮里面藏有一层白色的包皮垢,发出难闻的气味,我感到很恶心,以后即使刚洗过澡我也不愿替他口交,虽然他说他不介意,但我觉得很对不起他,因为我知道他其实是喜欢这种方式的.我曾多次动员他做包皮环切术但他坚决不同意,除此之外我们彼此都很满意对方,我真不想因此影响我们的感情,我该怎么办?敬请指教!

Damien Lu :
让我分几部分来回答你吧。性交与性感不论,第一是要告诫他,从卫生的角度一定要注意阴茎、龟头和周围的清洁。像你所说的情况,对他的健康是不利的,很容易致病。 但这是不是说他就应该将包皮切除呢?并不一定。美国,像很多国家一样,已有几十年的割去每个新生婴儿包皮的历史,因为医学界一直认为,割去包皮对卫生与健康都有好处。可是最近几年这一观念开始受到冲击,有些医学家认为包皮具有一定的保护作用,甚至有可能增强对某些性病的抵抗力。而且性调查表明,具有包皮的人的龟头往往有更强的感性,增强他们的性愉快。所以现在很多医生认为除了因包皮先天不正常,对阴茎在性搏起时有约束感的话,不应该切除。近两年来甚至有在出生时包皮被切除的人通过整形手术重新恢复包皮。所以你的朋友除了要充分注意包皮的卫生,不必去切除。 至于你们性交,主要是要逐渐把你由于一次恶经验所造成的反应减轻,消除。这要你们两个人配合才行。做爱之前,他不但应该清洗龟头和阴茎,而且应该清洗整个下体,并换上干净的内外衣,因为嗅觉是有很强的建议性的,如果你从他的身体或衣服上闻到任何不洁的气味,会引起很强的反感的。如果条件允许,不妨两个人一同洗浴(淋浴更好)。你可以帮他用肥皂清洗阴部,逐渐改为手淫,最后冲洗干净后试着口淫。这样应该能逐渐帮你越过不愉快的反应,享受性爱。

星星,你好。我是一名同性 ...

山 (先生) :

星星,你好。我是一名同性恋者。我认识了一个男孩,他比我小几岁,我们彼此都非常喜欢对方。您也知道,这在同性恋者的圈子里是非常不容易的。我们都很珍惜。刚开始,我们做爱的时候只是用口和手。后来,我们都希望进行肛交,但是,我不忍心做,因为怕他痛。后来,他提出要做1号,他也知道我不喜欢,但是希望我试一下。我怕 因为性的原因双方产生矛盾,而且我也希望能满足他,就同意了。但是我有痔疮,做的时候很痛。当我提出做1号的时候,他也总是说很痛,都没做成。我想请问您,我们这样双方都想做1号,但是又都不能做0号,是否会影响以后的关系?怎样才能解决呢?

Damien Lu :
你好,你问的基本上可分为两个问题,一个是在一个关系中的两个人都想做一号或是零号怎么办,另一个是肛交怎样才能适应。我先来回答后一个吧。 人的肛门周围的括约肌具有极大的弹性,从生理学的角度,承受另一个人的阴茎是完全可以的。肛交时的疼痛,甚至伤害,是由于紧张而导致括约肌收缩,如果强迫的话,不但会疼,还会严重的伤害肛门内的软组织。那么是不是说肛交不可能呢?当然不是,关键是怎样使括约肌松弛。第一,做一号的应是一个能让做零号的充分信任的人。第二,开始时应该先逐渐使括约肌松弛,可以先用手指(指甲要剪短并平滑),多用润滑剂,极慢的逐渐插进肛门,要不断停止,让括约肌有一段时间适应,等到不适感消除后,在继续插进,插进时可以缓缓的施加循环的按摩,并且应该使手指旋转,总之,要减轻对肛门的刺激,使括约肌逐渐松弛。这可能要重复几次,所以要有耐性,而且为了加强它的放松作用,做一号的应在用手指插进的同时,对零号用其他手段做爱(如口交,按摩其他部位等)。当零号能比较容易的接受一个手指后,可用两个手指重复这一过程,并可以按摩位于肛门内偏前的前列腺来 增加快感。如此经过一段时间后,用同样的逐渐的办法,用阴茎、多用润滑剂进行肛交。这个总的过程也许要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但如果两个人都有耐心,大部分的人最后都能承受肛交,很多人还能从中得到性愉快。 至于两个人都想做一号或零号,这要从两方面来回答。比较简单的回答是,如果两人都是不折不扣的一号或零号,那么对长久的关系是可能有影响的。 但人是不是都是注定的一号或零号呢?答案是这样的是极少数,很多人都是两个极端之间的,有些人一生中会变,甚至变几次。究竟自己是什么要有了一定的性经验才能知道。仔细分析起来,很多人拒绝做零号并不是因为生理上的不适。有的是因为第一次做、或试做零号时被一个粗暴的一号伤害,其后十年怕井绳。有的是受了社会缪见的毒害,错误的认为做零号比做一号更GAY,好像做一号就可觉得自己不是百分之百的同志。 最后,对于你们的具体情况,你们俩个都不像是有任何性经验的,不必过早的决定自己只愿做一号,应该试试再说。

星星,你好!请问怎样检测 ...

冷 (先生) :

星星,你好!请问怎样检测性病?如淋病,梅毒等。

Damien Lu :
最简单的回答是不应自己检验,也不能。性病当然除了你列出的还有很多,由于以下的几个原因,不能自己诊断。 第一,有些性病,感染之后不会立即有症状,但却有感染性,能传染别人。有的性病甚至在某些人身上不会有任何症状(隐性的)但却能对身体有慢性的害处,也能感染别人。 第二,有些性病的早期症状与其他常见病相同,比如AIDS,早期的症状包括低烧,头痛,夜里盗汗,这和伤风感冒一样,靠症状无法确诊。 第三,有些性病,虽然有与其他非性病不同的症状,但它们之间却有共同的症状,所以从症状上只能知道你有了性病,但不能知道具体的是哪一个性病。 由于以上的这些原因,性病必须由医生通过取样化验才能确诊,因为有些性病即使医生也不能只靠症状来诊断。 虽然如此,当然有些常识应该知道,比较常见的性病症状是:频尿,排尿时尿道内有烧灼般的疼痛,阴茎、阴囊,及附近有发红,肿胀,痛痒等,阴茎排出混浊,乳白或黄色的液体等。如果你发现自己有任何上述症状,应该立即停止所有性行为,并且尽快就医。如果你是一个性活跃的人,即使没有症状也应定期检查,至少每年一次,特别如果你是和一个人以上有性关系。 最后,应该记住,所有的性病,只要具备常识,实行性安全手段,都是可以预防的!

星星,你好!今年八月份我 ...

浩 (先生) :

星星,你好!今年八月份我在网上认识了他,经过两个多月的书信来往,我们见面了,谁知竟是相隔几千里地,我在XX、他在XX,在一个多月的相处中,我不知不觉地深深爱上了他,我们一起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忘的夜晚,他也曾信誓旦旦地说“永远爱我,仅爱我一个”,我很幸福。可如今他又回到了XX,我们目前只有一年见一次面,我以为他会在XX好好想我、爱我,说实在,我在河南已经拒绝所有的GAY友,我可以为他守身如玉,但他回到XX后依然花心不改,一面在EMIAL中说“真的爱我”,一面又在同其他GAY友上床,我不知我该怎么办,也不知他是什么意思,我还有必要这么等下去吗。请你帮帮我,我的精神快崩溃了。

Damien Lu :
浩,等不等要看等了能有什么样的结果,从你说的情况看来,他是心口不一,而且你说你“以为他会在XX好好的…”,可见你们并没有约法三章,这是开始谈情说爱的时候常范的错误,很多人觉得为了浪漫的性感,事情不必说,应该意会,其实这常常造成误会的。像你的情况,他现在EMAIL里说他爱你也许是真的,但可能爱你不到能为你“守身如玉”的程度,如果你们分手前没有约法三章,决定互不相负,那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就无可非议。 如果你们确曾相誓,那当然更不能等他,因为他的行为已经说明他不是你所能依望的人,不是能共终身的人。 最后,即使他没有负你,也要想一想你们有没有实际结合的可能,一年见一次面的婚姻是无法持续的。

星星,你好!我是一名同志 ...

无帆 (先生) :

星星,你好!我是一名同志,由于环境及家庭的压力,接受了一个姑娘的婚姻,自从网上知道有很多永敢的同志,我对自己的轻率很后悔,我们已领了结婚证,没有任何的事实,(她并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Damien Lu :
无帆,应该怎么办是很容易回答的,但当然不容易做。应该做的是及早驻足,不要造成更不可挽回的结局。一错不能再错,特别是在决定另一个人的一生的时刻,即使你不想你自己今后的幸福,也要想想她的一生,一定要趁现在事情还可以挽回,及早跨出勇敢的一步。我知道这并不容易,但这是关于你一生的事啊,绝不能一时畏难,酿成大错。

星星,你好! 我有一个问 ...

WD (先生) :

星星,你好! 我有一个问题,想了很久.对于男同志,总有一个性取向,那偏向女性化的人是不是比偏向男性化的人多出好多呢?研究表明的比率是多少?

Damien Lu :
WD,这个问题在心理学界,社会学界和医学界已经争论了几十年,至今没有公认的结论,而且问题就恰恰在你所说的性取向。七十年代,有些心理学家根据问答性的调查结果,认为同性恋在全部人口中占百分之十。这个结论很受同志活动家的欢迎,和多人至今将它作为定论。在美国就大有俱乐部,酒吧,甚至广播电视节目何杂志等起名叫“十中之一”(one in ten)之类。 但八十年代初,有些学者开始向这个结论挑战,有些学者认为这个结论不科学,应为它靠被问人的主观回答来统计,大部分的学者则对这个问题本身是否正当发表了异议,以为在这时,心理学家已经知道,人类的性倾向(或用你的词:性取向)不是绝对的,并非不是同性就是异性,很多人是在这两者之间(注意,治理指的是性倾向,不是性行为)。从这一点出发,那么如果要问,同性人占总人口百分之多少,就先要划清,在为了这个问题时,什么样的人算同性,一个与女性结了婚但又有时和其他男性性交的人算不算?一生只有过一次同性经验的算不算?什么样的经验可算为同性经验?比如在美国男孩子再上中学的时候和其他男孩子躲在一起自娱是极其平常的,那么是不是要有了口交或肛交才算呢?由于这种种愿因,这个问题至今没有一个满意的回答,大部分学者,从各种角度估计,认为同性人应该在全人口的百分之三至五之间。 另外,有一点学者们是大都同意的,那就是不论之百分比到底是多少,它是不随着国籍,时间而改变的,所以比如有人认为西方国家同性人多,这是错误的,有些国家,如 中国可能给人感觉是同性人少得多,那其实是种种社会原因给同志造成的困难是他们难以出头罢了。

我和他在网上认识的,现在 ...

NO3 (先生) :

我和他在网上认识的,现在我们[看上去]挺相爱,有时还一起规划起将来,但他无法舍弃已共同生活四年的伙伴,[现在仍然每天住在一起]尽管他只承认和他过去的感情存在,现在只有我。看得出来那个人对他也很好,他似乎很满足左右逢缘的样子。我对感情很投入,很难理解他现在有我有他[NO.3]的生活方式。有时我想结束这段感情的时 候,他又无比缠绵,真是高手。不知道他的真正用意是什么?

Damien Lu :
NO3,你要知道我的建议吗?立即离开他。他的真正用意是想同时占有你们两个。他和他共同生活四年的伙伴所有的是稳定性,和你是有新的感觉。他大概在告诉他的伙伴之前就开始和你谈情说爱了吧,也可能至今都瞒着他。你只要仔细想一想就能明白,他如果今天能为了在网上才认识不久的你而背叛在一起生活过四年的伙伴,就会有一天为了另一个人而背叛你。我们都内心期望这种事情不会出在自己身上,以为他虽然能对别人这样,对我绝不会。其实这并不在别人,而是在他,一个没有基本道德的人,对自己的同伴不能诚实,也一定会欺骗别人的。这样的人,躲都躲不过,和他交朋友岂不是浪费时间?

星星,你好!不明白一向大 ...

戋戋 (先生) :

星星,你好!不明白一向大度的我,为何会常为一点小事对他生气,这是爱,还是我对他要求太苛刻?

Damien Lu :
戋戋,你信里没说详情,我只能猜测。其实这是很普通的,而且有很多可能的原因,姑且举两个例子吧。 稍有教养的人,都知道不应该对陌生或不太熟的人发脾气,但人都有脾气呀,不能在不相干的人前发在那儿发呢?小的时候可以在父母面前发,长大了就只能在自己的爱人前发了。所以与人相爱,有时候就要承受无明火。当然这不能是单方面的,不能一方总是发脾气,另一方总是受气包。

星星你好,你还记得我吗? ...

祺 (先生) :

星星你好,你还记得我吗?你说我至少是有同性倾向,你的看法让我想起《北京故事》里的主人公陈捍东,一开始他也不知道自已是一个同性,因为追求生活的极端享受才使自己在感情的路上越走越远,最终无力自拔,他不是一个先天性的同性,如果不是尝到甜头,他的感情之路不会走向同性。我是一个对生活要求比较高的人,但是我不具备陈捍东那样的条件,在这样的小城市也不会遇到象蓝宇俊俏又痴情的人,既使我有什么想法,最终不可能会实现。

Damien Lu :
祺,《北京故事》我并不熟悉,但如果原文的意思真如你所转述的那样,那只能说明作者或是有偏见,或是误解。现代心理学,经过几十年的反复证验,已确切的知道人的性倾向,同性也罢,异性也罢,都是先天的。不可能由于“追求生活的极端享受”才“变成”同性。得到这个结论当然是不容易的,在美国就有人企图“治疗”同性恋,有的甚至采取了极端的手段,比如有人给同性恋者看有同性性感的电影,而在他们有了性冲动时,却用电流通向他们的生殖器,造成剧烈的痛苦,试图来使他们的性倾向改变。后来事实证明,这种所谓的“治疗”从来没有一个成功的例子。十几年前,还曾有轰动一时的一段新闻,两个自称曾是同性的人宣布自己被“治好了”并结婚生孩子,但不久都先后承认是假的,两个人都一直还是对同性的人有性感。由于这些大量的事实,现在的心理学家都认为,人的性倾向是与生具来的,而且是在后天无法改变的。所以像你说的书中人的经历,至多能使他发现自己的先天的性倾向,而不能使他从先天的异性倾向变为同性。 其实,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个问题是很容易回答的,如果你真的相信性倾向可以改变的话,又何必到一个同志站台上来问问题呢?自己改成异性不就行了吗? 至于你说的住在小城市,不容易遇到能让你中意的人,那是另外一个问题,这真不真还是个问题,即使是真的你也仍然不能改变自己的性倾向。 顺便再说一句,有的人虽是同性,却去结婚,而且觉得结了婚就好像将同性倾向“治好了”。实际上,结婚,甚至性交都只是性行为,而不是性倾向。性行为是可以变的,也可以装假的,性倾向则不能变。靠结婚而“治”自己的同性倾向最后只会导致悲剧,而且还会将悲剧延伸到另一个人身上。

我是一个学生,考到新的学 ...

兔子 (先生) :

我是一个学生,考到新的学校已经两年了,在这个新学校里我认识了她.和他说明了一切,她先是没有什么反映.可是在这个学期里她一句话也没和我说,直到现在,我们俩闹得很将.我很喜欢她.同学全知道.我现在和班上的异性同学很好,有的做了哥们,朋友.我们班上还有一个也和我一样,有一个女生和她交朋友了.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我现在很想用功学习,可是我做不到.请求帮助.

Damien Lu :
她一句话也没和你说?那你有没有和她说呢?你们大概年纪很小吧,你说的情况好像很孩子气,我看她和不你说话,你就和她去说嘛,年纪轻的时候,有时候为了一点小事赌气,白白浪费了宝贵时间,几年后你会后悔的。 至于你和她的关系(除了不说话之外)应该怎么办,这实际上与你和她都是女生无关,真正涉及到的是两个问题,一个是爱,一个是如该在上学的时候将爱和学业之间安排妥当。爱就是爱,与同性异性无关。要明白的是爱对每一个人来说都不是自主的,有时候本来是一心只想爱,有时或许觉得应该慢一点,但如果真的遇上一个使你钟情的人,无论你原来怎么想,那一切都会被抛在脑后。可是事情往往是,在你抛去一切投入爱的海洋的时候,她却在低潮。我并不是说这是你们之间现在所发生的,我只是说这些都是在像你们这样年纪的人身上常发生的事,而且没有什么办法预防或治疗,只能算是成长中所必经的过程吧,只好像美国人在这种情况下常说的,grin and bear (微笑着忍受)。 至于爱和学业之间,传统的想法当然是上学的时候应该专一,任何分心事都不能想,爱更是禁地。其实说这种话的人大概自己在上学的时候就有过爱情,事后忘怀,转而说教。我自己的经验是:爱,在顺利的时候,是作任何事情的燃料。能使学业猛进,我在我的学生身上就常看到。当然在爱受挫折的时候,确实会影响学业,但只要自己克制,实际上是一种锻炼,为未来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