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问答

主持人:Damien Lu (星星) 博士

好!我认识一个人--XX ...

ZX (先生) :

好!我认识一个人--XXXXX.他也是gay。但见面以后。我就忘不了他,他也是。我们是否love each other?我17岁;他19岁,我是不是太小了?

Damien Lu :
你们是否love each other只有你们自己才能回答,见了面就忘不了本身并不说明什么,你们要坦率的互相交换才能知道各自对对方的感觉是什么。17岁而falling in love当然不是太早,当然,你们有具体的环境需要考虑(比如中国的社会情况,等),所以行动要谨慎。

你好,我是一个大学生,我 ...

放弃 (先生) :

你好,我是一个大学生,我爱上了一个不爱我的人.他不帅,脾气也不好,我不知我爱他哪一点.,我对他说过,也付出了很多,可他却无动于衷,他有他爱的人,你说我是不是该放弃呢? 另外,我为自己的阴茎短小而自卑,你有什么使阴茎变长的办法吗?

Damien Lu :
如果你对一个人说明了你的好感,而他拒绝了你,就应该停止追求他,否则就等于骚扰,是不道德的。 至于阴茎增长,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应该知道,为了阴茎的长短而自卑是很不比的,长与短本来是相对的。 能使阴茎变长的方法只有两种,都有很不好的副作用。 第一种办法是用一特制的真空器套在阴茎之上,经过几分钟之后,能使阴茎展示的增加一点长度(有时也能增加直径)。这种办法有两个坏处,第一是效果是非常暂时的,第二是常用有可能会使阴茎内的软组织受伤。 第二个办法是手术,可以是阴茎永久的增长一点,但是也有很不好的副作用,会使阴茎即使在勃起时也下垂。 所以,结论是至少现在,没有可靠、有效又无害的办法增加阴茎的长度。

星星:你好!我给你写信是 ...

匿名 (先生) :

星星:你好!我给你写信是想跟你探讨这个问题,“同性恋是不是天生且不可改变的”。 我看过你给朋友们的答复信,看出你有鲜明的观点。你甚至认为这一观点已经被科学所证实。我对这个观点有看法。你说没看过《北京的故事》,我看过,我觉得故事中主人公的经历是可能的。故事讲述“我”爱上了他的另一半是从当初的“玩”开始的。起初“我”和周围普通的男人一样只“玩”女人。当然故事归故事,它不代表现实。但是我认为人的思想是由环境塑造的,行为是思想的现实延伸。许多同性恋都表示自己在性成熟阶段受过类似的“诱导”(这个词可能有点贬义,但我没想出更贴切的中性词)。 其实同性恋这个词的一般定义是指一个人的行为表现而不是思想。那么就有这样的情形,某人经历了一个事件,以后他做出了同性恋的行为,于是大家才给他贴了个标签“他是同性恋”。如果他不曾经历这一事件,他还象他周围一般人一样,跟一个女人结婚,他自己没感觉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对劲。这时大家给他的标签却是“他是异性恋”。判定他到底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是在他是否做出同性恋的行为后才贴的标签。而有些人一生都没有机会做出这样的行为。现实确实如此。譬如在中国,乡村地区很少,受教育程度高的地区或人群相对比例高得多。如果是天生且不可改变的,就不存在不同比例的问题。 另外,从统计学的角度出发,把人简单的区分为同性恋或者异性恋是不科学的。如果把一个只有单纯同性恋行为的人的函数值为“1”,把一个只有单纯异性恋行为的人的函数值为“0”,那么还会有很多人处于非“0”非“1”的一个值即大于“0”而小于“1”的状态。把社会总人群与这个值用函数的形式表示的话,这应该是一个连续函数。我认为金赛报告中的同性恋行为统计有较高的可信度。 既然很多人不是绝对的同性恋或异性恋,他们是这中间的摇摆者。所以他们的行为完全可能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而不断地改变。目前网络文化也正在改变着人们的认识和行为,我们会发现同性恋人群在壮大,就是说他们会“变”。因此我认为同性恋的形成完全不受后天影响是不太可能的。

Damien Lu :
首先让我说,对不起,虽然你不觉得这封信应该在网上公开回答,我还是这样做了。因为我们这里探讨的问题不是涉及个人隐私的,是理论上的问题,也是很多人都想知道的,所以我还是选择了在栏目上来回答的办法。 你说对“同性恋是不是天生且不可改变的”这个问题有看法,这当然无可非议。不过你好象觉得这是我个人的看法,如果真的是我个人的看法,那么你同意与否实际上都无所谓,但这是心理学界的定论。美国心理学协会对这个问题已经有了近五十年的研究,其结论可以在他们的网页上看到: http://www.apa.org/pubinfo/answers.html 当然我知道你看了也不见得就会同意,三百六十七年以前(公元1633年),伽利略声称地球是围绕着太阳转的,罗马教廷强迫他宣布他是错误的,让他重申太阳是围绕着地球的,但这当然没有使地球真的改变运行。现代的人不承认同性倾向是天生的也是不能改变事实的。 你说很多同性恋曾经受过“诱导”而开始有同性性行为,这忽视了更主要的一个因素,那就是绝大多数的有同性倾向人在有性行为之前很久,有的甚至在性成熟之前很久就已经体验到被同性的吸引,这根本是下意识的,是无法自主的。 你说“其实同性恋这个词的一般定义是指一个人的行为表现而不是思想”。其实这是不准确的。同性恋是包括两个有关的概念的,一个是性倾向(在性感上喜欢同性),另一个是性行为(于同性人做爱)。心理学的研究表明,性倾向是先天的而且是不能改变的。至于性行为,当然是可以控制的,僧侣就可以完全没有性行为。性倾向(也就是内心喜欢同性还是异性)是不能自主的,也就是说,人是不能自己选择喜欢异性还是同性的,所以不能改表。至于你所说的标签,就是标签,并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很多有同性倾向的人由于社会的压力与偏见而结了婚,你如果愿意将这些人标为异性恋人,那当然随你,但这并不能改变他们的性倾向,因为结婚至多改变了他们的性行为,很多连那个都改变不了。 至于你说的受高等教育的人里面同性倾向的人多,不知是基于什么样的统计。第一,那只不过说明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比较开放,将大量的社会流毒排泄了,所以比较更有可能承认自己是同性罢了。第二,性倾向的研究不同于肤色,身高之类的调查,是要靠被调查者自己承认的,在目前中国社会的条件之下,关于性倾向的“调查”结果不会是很可靠的。这在其他国家已经被证实,只有在社会环境允许的条件下,才可能有从科学的角度有价值的性调查。 有一点你说的是对的,心理学家不认为同性和异性恋者之间的区别是1与0那样的,大部分的人都在两个极端之间,也就是说,百分之百的同性和百分之百的异性都是极少数。但这只是说明,大多数的人都在不同的程度下对同性、异性都有一定的被吸引力,而这个程度和倾向是天生的,并不是说人都在两者之间变来变去。 至于说同性恋受不受后天的影响,因为人类是社会动物,当然没有人不受后天的影响的,但是这影响不能改变一个人的性倾向,不能将一个不是同性的人变成同性,也不能将一个同性的人变成喜欢异性。这种影响至多能将一个本来正常的同性恋者由于压力的缘故变得极不幸福,有的甚至自杀,所以宣扬性倾向是一种选择是要负道义上的责任的。 最好我还要加上一句(是与你无关的),历史上反对同性恋最起劲的人很多后来被证实自己就是同性,例如美国三十年代的联邦调查局局长J. Edgar Hoover就是如此,在他当政时对同性恋人施加压力,并列上黑名单,后来发现,他自己不但是同性恋,而且喜欢在私下穿女人的衣服。希特勒手下的一些官员也被发现是同性恋人。

星星你好: 我 ...

晓峰 (先生) :

星星你好: 我常看你的栏目,从中总能感觉到你的爱心。真的蛮佩服你愿意花那么的时间和精力,帮助那么多彷徨无助的心灵。我最近也碰到一些问题想跟你聊聊,希望不至耽误你太多的时间。 我工作已有两年了,由于现实环境.自身原因等问题,我总是尽量不让自己喜欢上别人。或许是害怕受到伤害吧,可能来自社会也可能是爱情本身。可如今我想不知不觉中我已喜欢上了一个人。他是我的同事比我大一岁,我现在见不到他时就心神不宁老惦记着他。而我甚至都无法确定他是否也是同志。特别是现在他父亲的公司破产了,负债累累又官司缠身。他也已有好些天没来上班了,我真的好担心,却又无能为力。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又该做些什么。写了这么多,打扰之处还望见谅。虽然也明白所有的问题都要靠自己去面对,但我也非常希望能得到一些你的建议。再次感谢你能看我的帖子。 致 礼!

Damien Lu :
你好,谢谢你的赞扬,不必担心耽误时间,回答问题是这个栏目的目的。 不让自己喜欢上别人并不能防止喜欢,这你已经从经验上知道,怕受伤害可以理解,但因此而防止自己喜欢别人,那岂不是和为了怕噎着绝食一样吗? 至于你谈到的这位朋友,两件事应该分开看。他是否是同志是一回事,他现在的困境是另一回事。他的性倾向以及你与他的关系应该放在以后再说,因为现在不是他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至于你能为他做什么,那是即使你们只是一般的朋友也应该做的,所以我想,你应该像对待一个朋友那样给他你所能及的帮助,等他的情况稳定了之后在考虑与他的关系,到了那个时候,唯一的健康的办法是直接的问他。

星星: 你好, ...

Johnson (先生) :

星星: 你好,我不敢相信我是GAY,因为我本来思想很传统,而且家里寄于我的厚望很大,我怕他们知道后不能接受,因为我们这里并不是开放城市,我在校时,成绩和社会工作都做得很好,可我连自己都不敢相信我会喜欢上BOY,而且在街上也情不自禁地想望望帅哥。我现在的心情十分矛盾,不愿但又难已自控,又怕别人知道,难道我就一直这样偷偷摸摸下去吗?请给我一条去路!谢谢!

Damien Lu :
是否一直偷偷摸摸下去要看你自己,你已经自己知道,不相信或不承认并不能使你的性倾向改变,因为这是不能自主的。我能给你的路只有一条,尽早的接受自己的性倾向,这样能少受些心理上的煎熬。在具体上,很可能你要想办法到比较开放的城市去寻求生活。

星星你好: 星星你救救 ...

一明 (先生) :

星星你好: 星星你救救我吧,在感情的旋涡中我已无力自拔。我爱上了一个男孩子,他今年23岁,比我小7岁,我是通过他的交友广告认识他的,我们认识有半年了,其间也曾几度缠绵,我对他的爱是越来越深了,如古人说的行也思君,坐也思君。虽然我比他年长7岁,但在自己的感情世界依然清纯如水,他是一个很可爱的男孩子,长得不是很帅,是那种乖巧可爱型,他现在是邻省某市的XXXX。我对他说我爱他,他只说他喜欢我;我说想跟他天长地久,可他说怕相处长了彼此会烦;我想跟他分手,可他哭着说我们不能做朋友吗?我说世界有他就足够了,他说他是家中的独子,有传宗接代的义务。星星你说我该怎么办,我的心在思念与惶恐中流血…… 前几天我去看他了,去感受他的工作与生活,这半年的辛苦他变的好瘦,我好心疼他,然而,相距太远又不能很好的照顾他,只能带着对他的叮嘱与依依不舍含泪而别。 那天在他的办公室看到还有别的网友在跟他邮件交流,当时我的心好痛,我想看他的邮件,他没有同意,他说他跟他们只是精神交流而已,可是我的心还是很痛。他是公众人物,我想他应该不会放纵自己,可是…… 他没有跟女孩做爱的经历,所以他很想尝试,我的心里很怕,他要是感觉好的话,会不会变为异性恋? 星星,我是溺水的人,你是我抓住的救命的草绳,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Damien Lu :
我曾在这个栏目上多次说过,这种“长途爱情”是很少能长久的,很多甚至根本就不是真的,这并不是说两人之间有一个是在骗人,只是说很多人由于环境困难,又希望有爱情这一人生极其基本的组合部分,有时将强烈的好感和共同语言误解为爱情,特别是从来没有过健康爱情经验的朋友,更容易把这种主要靠网路和电话连接,几天,几星期,甚至几个月才能有机会面对面的关系看成爱情,但实际上这是根本不够的,爱情是无法如此生存的。 你和他之间,就是基本这样,你们之间有很多极其基本的事情都没有能谈清楚,或是达成同意、谅解(如他准备结婚,那你怎么样呢?)。你说你爱他,而他只说他喜欢你,这难道还不明白吗? 他变成异性到不必担心,如果他真的是同性,迄今为止还没任何科学和非科学的手段(包括与女孩做爱)能将他变成异性的。 最后的话比较直:你说我是救你于溺水的草绳,我看倒不如说你所不愿放弃的这个所谓爱情才是弱水上漂浮的一条草绳,本来就没有系与任何基础之上,抓住了也不能使你不沉。你的希望在于找到一个能朝夕相处的人去建立真的爱情。

星星:你好! ...

玻璃 (先生) :

星星:你好! 不知道你会不会给我回信啊,我很需要你的帮助--我是一名中专生,我第一次在学校遇见他时就觉得他很熟悉似的,后来我们被分到一个班,第一年我们两个玩到了一块,但是不是那种朋友,只是普通的好友,后来冬天我们两个睡,他总是搂着我,不知不觉我好喜欢这种拥抱起来,而他也常把我当女的一样放在床上,然后摸我,但是我们从不脱衣服的,而且他每次都不管寝室有没有人,我以为他喜欢我,但是后来我发现错了他对好多人都这样,他只是觉得这样好玩而已,他也有喜欢的女孩子。后来我发现自己越到后面越离不开他,我好想让他来摸我和我搂在一起,但是那只能凭他的意思来,有时他想到了会向我扑过来……星星,我向你保证他不是同志,但是我发现我已经深深的喜欢上他了,看到他我就高兴,他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我喜欢他的体味,喜欢他的一举一动,有时后看到他和别的男的玩我心里就不舒服,我想一个人占有他。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他不要老是“挑逗”我的话我不会爱上他的,每年冬天我们都一起睡,有时他睡着了我就去抚摩他,他也常搂着我,平时在教室他也当大家的面吻我,我知道他只是把这当成一种发泄而已,可是我却喜欢他,爱他,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啊,我为了他自杀过,喝醉过,甚至我打算退学离开他,可是这一切都 没有用我还是不能忘了他,我们就要毕业了,我 不知道没有他后,我怎么过啊?星星,请你告诉我该怎么办,谢谢!

Damien Lu :
你已经知道自杀、喝醉都无用,所以不要再做这种愚蠢的事。至于你所能做的,那只有两条。我不知道你凭什么“保证他不是同志”,很多人在你这样的年龄自己都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你所说的这个人,至少有点性迷惑,所以你所能做的第一条是和他说明,当然这是要在你自己衡量了你周围的情况之后,如果可能才能做的。第二条是将他忘掉,这是你即使所了第一条之后还是可能要做的,应为他给你的回答很可能不是你所期望的(比如他确实不是同志,或者是但不愿承认,或者是,但对你没有同样的喜爱)。没有了他之后,地球照样转动,你也会继续生活下去的,失去第一次的爱(准确地说,你现在所经历的并不是爱,只是欲望),是很难的,但也是人生必走过的,爱和被爱,多数时间是不能主观的控制的,这是人生中的很重要的一课,是无法也不应避免的,不要因此颓废,他不会是你一生中所爱的唯一的一个人的,你还会再爱,而且会是更美好更真实的爱。

星星,你好 很 ...

迷惑 (先生) :

星星,你好 很喜欢你主持的栏目,因为通过这个栏目,可以让同志朋友有了一个可以倾诉和解惑的地方,也使得陷入迷惑的朋友少走了弯路。祝愿你的栏目越办越好! 我也有个问题想问一下,如果两个没有性病的同志,在口交或肛交时又没带安全套,会不会得艾滋病或其他性病?

Damien Lu :
谢谢你的鼓励。性病与其他传染病一样,是靠病原体转播的,如果两个人确实经过检查没有性病,也没有带有潜伏期长病原体,那么任何性交方式都不会导致性病。当然,如果两个人中一个有即使一次外遇,那么就只有又重新体检才能安全,而每一次这种事情发生,就至少要有六至十个月不能不用安全性交,因为很多性病,如爱滋,有很长的潜伏期,有时在感染后六个月以上才能在体检时查到。

星星: 你好! ...

迷 (先生) :

星星: 你好!!不知道你会不会给我回信,虽然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够回信.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同志,但是我的确生活在苦恼之中,以下是我和他的故事: 他是我的大学同学,长的矮小但是却黝黑强壮.以前跟我非常要好.我们住在一个寝室,所以我们经常在一起,开始我们只是简单的在一起,但是后来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他常常在寝室里只穿一条裤衩,露出他那强健的肌肉,渐渐的,我发现我喜欢观察他,看他傻傻的样子,看他的黝黑肌肉.再后来,我发现只要见不到他,我脑袋里面全是他,终于,我告诉他我爱他的事实,他完全接受不了,一下都否定了我,拒绝了我. 也不知道是鬼使神差还是别的原因,我们毕业之后又分配到了同一个单位,并且被分进了同一个房间. 由于每天都不得不见面数次,因此这种压抑的思念就越来越强烈,我渐渐发现我越来越离不开他,而他对我却十分的冷淡,我又跟他坦白了几次,向朋友一样谈论,强求,跪倒在他面前,甚至用钱…都没有效果. 其实我的要求并不是很高,我是想摸一摸他那强壮的身躯,(如果他愿意,我可以吻遍它的全身),但是他就是不同意,我甚至想在他睡着的时候把他捆绑在床上,"强奸"他…. 现在这种情况还在持续,我真的不知道会该如何做,有时我真的想辞职,到一个远离他的地方….偏偏我们单位要派两个人到日本,而这两个人正好是我和他,天啦,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做….

Damien Lu :
你愿意用钱来买摸摸他得权力,还要问你是否是同志,不知道你心目中的同志到底是什么? 你已经知道你应该怎么做了,你没有别的选择,应该立即想办法离开他,另外找工作。你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应为你对他的骚扰已经远远超过很多人所能容忍的,继续下去很可能有危险,而且也极不道德。

星星:您好!今年25岁。 ...

零零 (先生) :

星星:您好!今年25岁。我有同志倾向,记的十年前,我和一个老头有几次来往,每次他总是压在我身上,他的舌头伸进我的嘴进行接吻,我们的小弟弟有偶尔接触几下,没有肛交,没有口交。每次我感到莫名的快乐的同时感到苦恼。从这以后,我有同志倾向,喜欢老人,喜欢摸人家的脚,当然我再没有和第二人搞这种事。然而,这十年来,我一直害怕自己会得上爱滋病。 我很痴迷, 喜欢的上了年纪的,面带慈祥,大腹便便,脚穿着麻底圆口黑色布鞋老人。每次在街上看见穿布鞋特别是圆口黑色布鞋的人,我就忍不住跟在他后面就会盯着他脚看。或有时,路过别人的单元房,如发现有布鞋在门口,我就会把他占为己有。因为我看到圆口布鞋,下面就痒痒的。常常自己穿着布鞋,或把鞋夹在大腿,或套在阴茎上手淫。我知道这恋物僻,但别人都是对女人的东西,而我却对布鞋感兴趣。很小时候,我就有这种感觉了,但至今未找出原因。我觉得我真是变态。不想背负着这么多的压力生活,我想改变现状,但我无法解脱。我感到无助和渺茫。星星,请帮帮我。

Damien Lu :
这个问题涉及性幻想,我以前在栏目上详细的谈过,请看一看。简单的说,大多数的人都在做爱和自慰时有性幻想,这是很正常的,现代的心理学认为,无论性幻想的内容是什么,都没有任何不良的后果,当然有些幻想如果实现是会导致不良后果的,但如果只限于幻想,这没有什么。至于癖好,实际上没有那种癖好比其他的癖好更正常或更表态,也就是说,从客观的角度说,你所喜欢的老人的脚和鞋并不比另外一个人所喜欢的强壮的胸肌反常,有关性的喜好大都不是可以主管控制的,所以也不必为它而担心。 最后还要纠正你一点,你说你十年前与一个老人有了接触,从此就有了同志倾向,这实际上是不对的,同性倾向时与生俱来的,没有任何经理能使你“变成”同性,那次的经验只不过是你意识到了你的倾向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