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问答

主持人:Damien Lu (星星) 博士

星星 我和我的孩子因为G ...

990 (先生) :

星星
我和我的孩子因为GAY是否要结婚生子,产生了很严重的分歧,我是知识分子,所以,我不想用家长权压制孩子,逼他结婚生子,我只想说道理,让孩子明白爱白立场的荒谬。您也许看了我的观点,不敢或者不愿回复,如果这样,这也是一个反向证据,我可以向我的孩子出示,爱白立场的虚弱。
从生理学角度来说,生物的基本权利是交配权,并繁育后代。GAY只是喜欢男人的性器,但并没有说明GAY不喜欢交配并繁育后代吧?所以,我感觉GAY的结婚产子是完全合乎情理的。GAY的交配权,和直男是同等的,不是吗?
同志结婚产子,我不感觉违背任何常理啊?交配权是基本人权,不是吗?就比如我有受教育的基本权利,难道我还要告诉学校说,我是GAY,否则就不道德了?我要买菜吃饭要保有我的生存权,难道我要告诉超市我是GAY,否则,是欺骗,骗菜?所以,我感觉,您说的,GAY和女性结婚产子,实现交配权,要告知对方自己是GAY,否则是骗婚,是荒谬的言论。根本站不住脚。
而且,国家现在提倡多生,没有任何规定说GAY结婚是骗婚的官方说法,有吗?我不知道,也难于理解,爱白说,GAY结婚是骗婚的立足点在哪里?

Damien Lu :

反对骗婚的立足点,“知识分子”应该能看懂吧,因为骗婚故名思义是欺骗。法律不禁止的事情就是正确的,这种逻辑的荒谬知识分子也应该能明白。

爱白坚信所有人都应该享有生育权、抚养权,包括性少数群体。但是这权益并不给人欺骗、伤害他人的权利。就好像开车的权利,不意味这你可以随意在路上碾压路人,这个逻辑,作为知识分子的你,应该能明白吧。你如果有个女儿,你愿意她为了别人的生育被欺骗而结婚,不能获取真爱么,去给别人当生育工具么?你希望你的孙辈是在没有爱情、基于欺骗的婚姻中来到这个世上的么?你想过孩子长大发现真相会受到什么样的打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