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问答

主持人:Damien Lu (星星) 博士

我来自农村,是一个男同, ...

科科 (先生) :

我来自农村,是一个男同,同时也是一名HIV感染者。去年的这个时候是我恶梦的开始,我被确诊感染同时合并多重并发症。当时我的生命几乎已经接近尾声,我的亲人和主治医生救了我一条命,历时数月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却也几乎耗尽了所有积蓄。我不知道就我这一条烂命回来有什么意义,更不能想象终生服药的悲凉,因为我也是一个医生。不如当时让我死掉对这个家来说或许才是我最这辈子最大的贡献。时至今日我还不能释怀,学业搁浅,工作无望,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Damien Lu :

我很同情你的处境,不过我不觉得你走头无路。中国现在几乎每个城市都有关注HIV的公益机构,如果你有医学背景,可以考虑参与防艾工作。因为你没有提到你在哪里,所以我没有办法给你具体的建议,但我鼓励你联系周边的防艾机构。